只要功夫下得深,学数控不怕年纪大也不怕零基础——记数控机床技师窦元军
更新日期:2018-03-13  来源:本站整理

   数控工作室援引新民晚报。

   20051123日是窦元军难忘的日子。那天,他拖家带口离开了河北沧州农村到上海谋生。在老家,他种小麦、种果树、卖早点,而初到上海却两眼一抹黑,没技能没有钱。

  8年来,窦元军在上海相继读了大专和本科,从一个农民工一跃成为职校专职教师和小有名气的数控技师。

  数控知识从零学起

  我是1989年高中毕业的,大学没考上。窦元军说,干了几年农活,置办了一些家业,但想到一辈子窝在村里,生活也太平淡了。

  然而,一旦走出了庄稼地,窦元军却更迷茫了。一家三口要吃饭,儿子还要上学,找一个合适的工作很不容易。好在,我从小就跟着父亲做过爆米花。于是,到上海后先花了几百元钱买了爆米花机,每天走街串巷,勉强维持生活。”20063月,偶然间他看到浦东外高桥保税区职业技术学校贴出了数控机床培训班的招生广告,便心血来潮报了名。没想到,正是这次冲动,改变了他的未来。而更没想到的是,在培训班里他遇见了一位好老师——数控机床教育专家孟富森教授。

  照理说,这只是个业余的培训,但窦元军却停掉了爆米花生意全脱产学习。没有任何数控知识的他,硬是从学起,每天上五六节课,孟老师跑到哪个班,他就跟到哪个班听课。有的课虽然是重复的,但别人可能只要听一遍就能懂,我却要听三四遍。他说,正是在孟老师手把手教导下,他顺利拿到了数控机床操作中级证书。

  从门外汉到编教材

  孟富森十分欣赏窦元军。培训班结束后,孟老师建议学校留住这个学员,当数控机床高级班的助教,每月发他900元的工资。从此,职校里多了他这个编外的聘用教师,窦元军也成了孟老师的小跟班,一边做助教,一边学习更多的知识。他说:其实不给我工资我也要学。在工作中,他对技术的钻研近乎痴迷,会把学员的提问一一记录下来,反复琢磨孟老师是如何解答的。

  20078月,窦元军代表外高桥保税区职校参加了浦东新区数控机床工职业技能竞赛,获得了数控机床操作工亚军,并拿到了数控机床操作工二级证书,成功获得专业技师职称。

  2009年春季,窦元军作出了人生的又一次选择。他入读上海电大的行政管理大专班,通过两年半的学习顺利拿到大专文凭。2011年秋季,他到上海开放大学浦东东校本科班学习,读的是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

  20104月,窦元军又被另一家职业培训中心挖走,并被破格聘为教师。当年11月,他获得了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师资格课程培训班的结业证书,成为名副其实的正式教师。而他所受聘的这家培训中心,每年都会接收一批在校大学生前来参加专业培训,窦元军便成了专职的数控机床指导老师,每天除了要给数控专业的大学生讲课,还要负责指导他们的实践操作。

  在这期间,窦元军还完成了一件别人难以想象的事。2010年,应孟富森老师的邀请,他参与了由中国人事出版社出版的《数控机床编程与加工实训教程》和《CAD/CAM与数控机床加工》两本专业技术等级培训与考试指定教材的编写,负责独立撰写其中的若干章节。(下转A7版)(上接第1版)

  贤妻支持丈夫读书

  去年4月,窦元军应聘进入了位于松江的上海民宇飞实业有限公司,老板直言不讳,看中的就是他的专业技能。进公司没多久,他就当上了工程师和车间主任。

  公司生产的一款吸油过滤器总成,装配后出现漏油现象。于是,窦元军主动请教开放大学的老师,还把问题拿到班里与同学们讨论。经过大家的集思广益和一次又一次的实验,他改进了过滤器总成的加工工艺,调整了工装夹具,保证了阀盖和螺杆的垂直度,产品质量问题终于解决了。

  201211月,松江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高技能人才引进,为窦元军办理了A类居住证,儿子也按政策在沪考进了高中。今年8月,他还荣获了中央电大奖学金。1124日,上海开放大学浦东东校举行奖助学金颁奖会,他获得了上海开大2013年度特等奖学金。

  从一个农民工成长为数控机床操作技师,窦元军说,他十分感激妻子李艳荣的付出。在他最初参加数控机床培训班时,全家就靠妻子在饭店打工挣的600元钱维持生计。如今,每周一凌晨4时,窦元军就会起床,给家人做一顿早饭,然后从浦东赶去松江上班,直到周五晚上才回家,双休日又要读书。妻子担起了所有家务,还要照顾上高中的儿子。不过,跟丈夫相比,给三户人家做家政服务的妻子,也干得很出色。

  明年1月,窦元军将完成开放大学的本科学习。已学完的20多门课程,他的成绩都名列前茅。班主任张兴国说,窦元军从家到学校要乘两辆公交车,花一个半小时,但每个周末830分上课,他几乎都是7时半就到了教室,不是温习功课,就是处理一些班级事务。

  妻子李艳荣感慨地说,丈夫做得最明智也最潇洒的事,是选择了业余时间去读大学——这是他个人,也是他们全家的幸福之源。